--- 品牌江苏门户网站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品牌管理

我国首批房奴翻身记

张明星选中了德加公寓的一套房子,71.2平方米,总价18万多元。首付一成,他没有“啃老”,全是向朋友借来,“那时人还比较单纯,没有经过市场经济的洗礼,好借”。

  张明星感慨,当时的开发商“太好了”,2个小时把一切手续办好, “首付一成,求着人买,因为没有人买。买房后一个星期就给了三证,还送到了我办公室。”

  德加公寓位于杭州城西,内中一幢幢红白相间的多层小楼,间以片片青绿草木,显得格外美丽。

  1999年底,张明星以2600多元/平方米购买了该小区的一套房子;十余年过去,如今这里房价已涨到每平方米2万多元,几乎翻了10倍。

  张明星这一批在世纪之交时买房的人,被称为首批房奴。他们贷款期限多为10-15年,按正常还款节奏推算,如今正处于集中清贷期。在这个摆脱房奴身份的节点上,他们再次被舆论聚焦。

  实际上,首批房奴购房时,房价绝对值很低,物价也不高,购房后又赶上了中国经济快速发展,致收入倍增,因此他们很快便从压力中解脱,还有很多人提前还贷。如张明星早在2002年就提前还贷,此后又多次购置房产。

  从“房奴”到“房产投资客”,这是一个颇为励志的故事。人们对首批房奴的聚焦,多少有些羡慕和嫉妒。

  但在现在这个房价和物价高企的时代,面临巨大压力的新房奴,要像首批房奴一样早早翻身,颇为困难。

  “当时买房偷偷摸摸的”

  尽管在此前就零零散散出现了个人按揭买房,但人们多把世纪之交时的个人按揭购房者,称为中国的首批房奴。

  1998年,国务院出台《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》,要求从当年下半年开始停止住房实物分配,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。自此,在中国实行半个世纪的福利分房制度,被彻底终结。

  《通知》出台后,吕文东所在的北京某研究所还有100多套房源,于是进行了最后一拨福利分房。

  吕文东排在200多号,没有搭上福利分房的末班车,次年不得不在商品房市场上买了房。

  此时,买商品房的人已逐渐多了起来。大部分人买房为自住,尚意识不到可以作为一种投资,“否则借钱也要买好几套了”。2000年在北京买房的张明芳认识一个朋友,当时到处买房,以至于他妻子追问是否外面养了“小三”。

  在银行工作的卓女士说,当时年轻人已能接受按揭买房的方式,银行并不需要营销推介,倒是媒体会做些宣传报道,尤其常提到“中国老太和美国老太”的故事。

  张明芳也记得,那故事传播很广:一个美国老太临死时说,终于还完了房贷;一个中国老太临死时说,终于买下了一套房子。这个故事“鼓动了很多人买房,我们也可以先消费再付款”。

  1999年在杭州买房的张明星则称,自己起初并不知道可以按揭买房,被朋友怂恿买房时听说这一政策还有些不相信。

  他说,当时福利分房终结后,有很多人抱怨,认为“70后”一代被改革抛弃了。也因此,他当时买房是 “偷偷摸摸”,“没身份、没地位的人才自己买房”。

  吕文东倒没有太多的失落感,“全国都这样,不服气、叹气也没有办法”。而张明芳单位是企业编制,她从没奢望单位会给她分房。

上一篇:“中国式过马路”何时谢幕?
下一篇:奥巴马连任 "一手烂牌怎么打?"

更多>>学会动态

更多>>品牌江苏产业联盟

更多>>行业协会战略合作

Copyright © 2012 jsbrand.com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品牌江苏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62476号    技术支持:嘉硕网络    南京网站建设

    
Produced By 嘉硕网络